2018/08/22 Jonah Engel Bromwich

網路機器人,向使用者表明你的身分吧!

最新趨勢、數位行銷

美國參議員羅伯特·赫茲伯格(Robert M. Hertzberg)正式向網路機器人宣戰!赫茲伯格議員,在去(2017)年提出保釋改革法案後,他注意到Twitter和Facebook上的自動帳戶開始對他展開人身攻擊並指責他不適任議員。赫茲伯格目前正在尋求連任,而他在民主黨初選的其中一名競爭對手,正是保釋代理人。

赫茲伯格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提及:「與我競選的保釋代理人有數百名網路機器人為其工作,以製造出民眾對我不滿的錯誤印象。」

他舉例,有個帳戶迅速回應某則與該法案相關推文並寫到:「違憲的保釋改革不僅行不通,更牽涉種族歧視。」因此赫茲伯格先生今(2018)年提出了另一項法案,這是美國第一個類似議案,它將強迫社群媒體中自動帳戶表明自己是機器人──換言之,他們必須對大眾披露其身分並非真人。

機器人只有在使用者相信它們是真人時才能發揮效用嗎?
機器人在我們大多數人開始使用網路之前就已經存在了,但這得看我們如何定義機器人。整體而言,他們在網路上的存在沒有甚麼負面影響,直到2016年時,機器人被認為是川普總統勝選的眾多因素之一。從那時起,對許多人來說,機器人已經轉變為數位化妖怪,一種可以用來影響政治觀感的病毒武器、愚弄廣告商、對不知情的社交媒體用戶惡作劇,並讓負面關鍵詞成為趨勢流行。網路機器人也是許多我們稱之為網路紅人能如此活躍的原因。上週,Twitter宣布要刪除上千萬可疑帳戶,以打擊透過購買機器人帳戶誇大其粉絲數的用戶。該公司上個月另表示,Twitter每週「封鎖」近1,000萬個可疑帳戶,並以違反反垃圾郵件政策為由刪除許多帳戶。儘管如此,製造機器人很容易,並能被廣泛使用,且社群媒體公司沒有法律上的義務去刪除機器人。

一項阻止使用機器人的法律可能會有所幫助,但專家們也不確定赫茲伯格州參議員試圖在加州推動的這項法案該如何發揮作用。

首先,機器人會被迫在每篇Facebook貼文中表明自己的身份嗎?在他們的Instagram bios中表明身份?在他們的Twitter操作中表明身份?

這項SB-1001法案已由加州州參議院提出,目前正試圖尋求州議會通過,但法案並未要求科技公司執行這項規定,而且也不清楚在加州立法的法案要如何規範全球網路。
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執行長Oren Etzioni對該法案的精神表示讚賞,但未對其有高度興趣,他說:「這是開創性的立法,我們走在這樣的一條路上:所謂的現實,也就是我們看得到的資訊結構,能夠以令人無法想像的方式被隨意地修改。正如該法案所說,當有人帶著誤導他人的意圖而如此作為時,就是巨大的社會問題。」
不過,埃齊奧尼又說:「你不會想事前確認兩次,然後立法一次,」他說。「因為我們都不會想落實錯誤的法律,然後產生未預料到的後果。」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科技技術專家Jeremy Gillula自法案起草以來一直抱持批評態度,他說草案第一個版本「有點像用化療來治療流感。」Gillula表示:「這不僅無法解決一開始想要解決的問題,還會波及無辜。」該法案是由非營利組織Common Sense Media所起草,它與人道技術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合作,提供有關電影和電視節目適合年齡的消費者分級。此中心是一群包括Google和Facebook在內的大型科技公司的前員工所組成,聯合起來監理他們的前公司。

參議員赫茲伯格和Common Sense Media的執行長Jim Steyer在6月接受有關該法案的採訪時,都表示不擔心外界的批評。赫茲伯格聲稱懷疑主義「想阻止人類的進步」。他說,他看過受到遊說者影響的分析文章,裡面的概念完全錯誤。
但在他們接受採訪,且在該法律草案送交委員會審議後,該草案的內容發生了重大變化。機器人的定義變得更加精確(從「線上帳戶」到「線上平台上的自動線上帳戶」);建議成立舉報機器人的線上平台等字眼被刪去了。此外,該法案現在只要求向消費者推銷商品和服務、或試圖影響選票的機器人表明自己的身份。
華盛頓大學技術政策實驗室的聯合主任Ryan Calo和該實驗室的前研究員Madeline Lamo說,即使有了這些變化,該法案也會帶來重大的憲法問題。
Mrs Lamo表示,法案中關於機器人「影響選票」的字眼牽涉到選舉資金相關法規,以及選舉相關的言論法律問題,很難將有關政治問題的言論,與帶有明確意圖去影響選票意向的言論區分開來。
此外,她也指出,該法案根本沒有設法解決原本的問題。在機器人對政治觀點產生影響的情況下,他們已經採取了大規模行動,成千上萬的自動帳戶正在努力傳播各式各樣的訊息。她說,很難想像在某個州要求個人帳戶自證身分,就能大大削弱殭屍軍隊的力量。

各方都同意,該法案呈現了立法者在制定網路問題的解決方案時,所遇到的困難。隨著技術發展的速度超越政府,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更別提某些立法者對技術的理解程度──仍然停滯不前。而且, Twitter上週的行動顯示,科技公司有能力配合問題做出適當的回應,直接改變其平台上的局勢。反觀,將草案變成法律規定需要很長的時間,就算成案了,法律還有定義不清及執行不準確的風險。

華盛頓大學技術政策實驗室的聯合主任Ryan Calo舉例說,內華達州於2012年通過了一項無人駕駛汽車法,該法律遭到了豪華汽車製造商抗議,尤其對他們生產的汽車所採用的技術被歸屬到鬆散定義的自動駕駛汽車類別,特別感到惱火。後來,該法案經過修正,並於次年通過。

Ryan Calo另外指出「令人尷尬的是,這是我在州法令中所見過第一個關於人工智慧的定義,但立法機關最後不得不將其刪除並重寫。」。他說,機器人法案問世後,類似的問題可能會出現。另外一項由 Ryan Calo提出的重點為:「政治評論有不同的形式。試想像,一位憂慮的選民設置了一個機器人來批評某位官員未能有效地應對氣候變化。假設這位官員即將競選連任,這位憂心忡忡的選民是否違反了加州法律?」

同時,Mr. Gillula表示,該法案試圖解決的問題,也許被過分誇大了。
「我沒看到任何人肯定地說俄羅斯機器人會影響選舉,」他說,並聲明他不是專業的美國政治評論家。「民眾當然會擔心,但沒有確鑿的證據證實已經造成具體的傷害,我很猶豫是否真的要直接跳到『這是緊急狀況,我們一定要下重手。』

但同樣也對區塊鏈技術和大麻銀行的問題提出立法草案的赫茲伯格參議員並沒有因此退卻。他說,如果機器人法案真的立法成功,可能會為加州帶來很大的影響,因為這州有很多科技公司。
「政治─工業綜合體旨在保護現狀,而非創造未來,」他說。「創造未來意味著你必須以不同的方式思考,更具創新力,以及創造力。」

*本文翻譯自newyorktimes,原文出處請按此

to-top-btn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