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0 周宏明

無人貨架:競爭慘烈的全新零售大陸

名家專欄、物流、最新趨勢

2017年,「無人」悄悄成為了中國大陸互聯網零售市場的重要關鍵詞之一。淘咖啡和繽果盒子悄悄打響了無人便利店市場的戰役,然而還未分出勝負,無人貨架又在一棟棟商業辦公樓中建起戰鬥堡壘。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今,無人自助設備領域已披露的融資項目為已超過25個,累計金額超30億元人民幣。最近一段時間投資密度更是高居不下,七隻考拉(A輪5000萬元人民幣)、友盒(A輪數千萬元人民幣)、果小美(A輪1000萬美元)、陽光樂選(Pre-A輪1000萬元人民幣)以及猩便利(天使輪1億元人民幣)5家無人值守便利店公佈融資信息,涉及總金額2億元人民幣以上。

投資熱浪高漲,其背後商業邏輯又是怎樣的呢?事實上,已經有幾十年問世歷史的自動售賣機就是最典型的無人貨架。但如今的無人貨架其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自動售賣機是封閉的,現在的無人貨架是開放的,全靠用戶自覺掃碼。更重要的是,在技術手段上,通過用戶購買行為完成時的數據收集,無人貨架聚集的數據流含金量更高,含有網絡暱稱、頭像、地理位置、性別、所在公司、消費喜好、消費能力以及消費信用等極富價值的用戶大數據,在新零售與共享經濟的疊浪效應下,自然更容易受到眾多投資機構的青睞。

無人貨架的出現,受到直接或間接衝擊最為明顯的就是寫字樓邊上的便利店,和網上超市,某種意義上,甚至還包括了同樣在今年興起的無人便利店。無人貨架距離工作人群距離更近,更能幫助他們避開早中晚的便利店購物高峰,而從購買到收到貨品之間的時間比網上超市消費更短。加上工作人群之間的互相影響作用,通過無人貨架完成購買的頻次也在逐漸增加。

通過將進入辦公室,無人貨架使得消費者可以不用儲糧也不用出門,需要的時候即買即取,也就是說,在消費人群每天至少停留8小時的工作場所中,無人貨架的運營商直接完成了對原來流向便利店和部分電商的存量交易的截胡。當然,在這個實現過程中,運營商們需要克服的很大一個困難,就是在於消費者們自身的誠信約束力。由於無人,如果消費者完成了取貨,卻沒有掃碼支付,就將對運營商造成直接損失。據悉,目前大部分無人貨架供應商提供的貨損率均在3%-4%左右,這個數字意味著,100件商品,會有3到4件商品在配送過程中損壞,或被盜取。

事實上,由於對象消費者是一家一家的企業工作人員,盜損率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無人貨架進入企業本身的規模和其員工的數量和素質。這也意味著,對於運營商來說,一個無人貨架是否能實現盈利,實現盈利多少,從一開始的客戶簽約環節就已經基本決定了。在這樣的前提下,無人貨架運營商在這個市場上的競爭將更為微觀、直接和慘烈。業界人士判斷,在這樣的模式下,無人貨架業務如果要形成規模,需要的融資能力不下於共享單車,這對於團隊的資本要求實在巨大,因此最終能夠生存下來的團隊最多兩三家。

周宏明

上海交通大學EMBA客座教授/外貿協會大陸電子商務顧問 26年的互聯網工作及創業成功經驗。對於公司創立、團隊領導及新事業發展具備完整的經營實務經驗與企業獲利成長記錄,並獲得多次的專業獎項,主持多個大型電子商務與網路營銷平台運營實務經驗,有著豐富的信息科技、電子商務、網路通訊及商業零售在美國,台灣,中國工作經驗與成功實績。1991年獲得美國紐約大學(NYU)碩士學位,主修計算機科學。專長用戶行為分析,電子商務,客戶關係管理,數據庫商務智能。目前投資多家互聯網企業與諮詢授課工作,擔任上海交通大學EMBA客座教授,艾瑞學院首席顧問,淘寶大學電商總裁班特聘講師。

to-top-btn

推薦文章